本報記者 孔令君
  今天,上海援疆教師朱列結束了12天的休假,又要回新疆了,莎車第二職校的師生都等著他這位 “技術總監”來輔導,因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職業技能大賽的選拔賽快開始了。
  這次他休假回滬,主要是為了陪妻子動手術,所幸,手術很成功。剛動完手術的妻子對他一笑,第一句話便是“再陪我5天,回新疆就好好工作!”請假這些天,除了陪伴妻兒和家人,他腦子沒閑過,還老想著新疆的工作,和記者談話,老要扯到“莎車職業教育”,或是“搞好專業建設”上。
  要知道,這是去年8月入疆至今朱列第一次請假,而他給上海援疆前方指揮部的請假信,足足寫了3頁A4紙,細細講述了他援疆大半年來的家庭變故——岳父鼓勵他支援新疆,隱瞞自己肺癌晚期的病情,直到彌留前才讓他知道;岳母身體不好,家中96歲的爺爺需要照料,兒子剛進幼兒園;而今,一直承擔這些重擔的妻子萬文強又生病,急需住院接受手術。
  這封請假信,朱列寫了整整一下午。他糾結,該不該請假:他記掛著,從上海集訓回來的新疆師生還在路上,回學校後要準備技能大賽;他也惦念著,妻子生病後的電話里還一再叮囑,不必回來,一切以援疆工作為重……
  一封請假信背後,是一位上海援建幹部的堅持和堅韌。一封請假信背後,是一個上海男人的責任和擔當。
  電話里兩次傳來的哭聲
  朱列在上海交通學校汽車工程專業任教,是位典型的工科男,說話直,愛技術——跟他“聊生活”,他總能扯到汽車專業上。他的援建工作,是在莎車縣第二中等職業學校擔任校長助理,負責汽車專業建設和骨幹教師的培養。
  到新疆後,他幾乎每天給家裡打電話,可每次沒講幾句,他就將親情電話變成了工作交流:他總是忍不住和妻子談教學的事。 下轉5版
  (上接第1版)他要帶教當地教師,要教會使用上海援建的設備;他想著校企共建,怎麼和當地汽修廠聯繫實習事宜;他調研了當地的汽車維修就業市場,還想著在學校開辦創業課程。
  電話那頭,絕大多數時候,妻子只是認真地聽著,耐心給丈夫出點子。她也曾參加過上海對口支援新疆阿克蘇的建設,曉得“援疆是事業”。
  可去年底,妻子第一次在電話里哭了。他那時才知道妻子一直瞞著他的事——岳父肺癌晚期要化療,可病情急轉直下。那一次,朱列很想趕緊飛回去,可岳父在電話里說:“不要回來!要堅守崗位!”他想起出發前,岳父與他深談了兩夜,讓他瞭解援疆的政策,“援建是大義、是責任”,這樣的話,講了一遍又一遍。
  朱列忍住了,他把“請假”二字吞了回去。之後,他堅持到春節放假才回滬,可到家剛5天,岳父便撒手而去。他和妻子在短暫的假期里料理完岳父後事,便又登上赴喀什的飛機。
  而今年4月14日,妻子打來的電話里又傳來哭聲,她乳腺的老毛病犯了,要儘快入院手術,可孩子老人誰來照顧?
  12天緊張的假期安排
  朱列也想哭,他對妻子又感激、又愧疚,但他很少表露。他嘴上老是說“她是個‘女漢子’,我很放心”,直到在給領導請假信里,他才表露心聲:“她真的是累了,她是女兒,又是孫女,也是媳婦;她是母親,家裡有個未懂事的、剛剛上幼兒園的孩子需要她照顧和教育;她也是一位幹部,單位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協調和處理;她又是一位妻子,總是鼓勵和支持丈夫為援疆工作多做貢獻……”
  可朱列在新疆很忙。莎車職校利用上海援建的資金和力量,學校剛上軌道,問題還有很多:汽車專業的老師,要麼是普通中學的老師轉來的,要麼是剛畢業的大學生,汽車怎麼拆、怎麼修、怎麼保養都不大懂,而汽車專業的教材幾乎沒有維吾爾語版本。朱列首要任務,是培養一支穩定的專業師資隊伍;這大半年,他設立了帶教制度,還帶出了幾位“明星老師”。
  今年,他計劃帶學生參加5月份的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,若能拿獎,那將是南疆地區職校首次在汽車專業“露臉”。於是,他有了一次出差的機會,帶著參賽學生到上海交通學校培訓。可就算在上海十多天,他和妻子也沒見幾次面,為了照顧維族師生,朱列住在學校里,還特意多方聯繫開闢了清真食堂。朱列回喀什後,妻子隔三差五地跑去學校,拍一段新疆師生的生活視頻,發給丈夫,讓他安心……
  這一次,朱列請了12天的假,前3天,他“全天候”陪妻兒過節;第4天,他去學校,和同事研究這次維族師生培訓的得失;第5天、第6天,他陪妻子住院手術。接著,他還忙著一本詞典的編撰以及兩個課題的研究。今天,他又踏上返疆的路。
  (原標題:請假信背後的責任與堅持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03bitrpb 的頭像
bi03bitrpb

攝影

bi03bitrp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